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章宗义

博文原创,欢迎点评。方家斧正,帮我进步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章洪奎 字宗义,号儒侠。笔名无缘。1970年生,河南夏邑人。系河南省作家协会、世界汉诗协会、中华诗词学会会员。在国内各大报刊发表作品3000多篇,出版文学作品四部。曾获1995年度《河南体育报》、1999年度《音体美报》、2004年度《作家报》“优秀采编人员”、2006年度中国作家研究会和《作家报》联合评选为“优秀作家”、2009年度《中华诗词报》月刊第二届“十大格律诗人”及2010年度《中华诗词报》“每期一星”荣誉称号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 乘舟纪行(散文)  

2012-02-26 16:46:14|  分类: 家父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原创]   乘舟纪行(散文) - 章宗义 - 章宗义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乘舟纪行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章成美

 

       晓风徐徐,细雨沙沙。我打着一把黄布雨伞,挎着一个绿帆布书包,提着一捆新购的图书,静静地立在河边候船。脚下是一条滚滚滔滔的颍河,水边停泊着许多帆船,一面面鲜艳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,船上升起袅袅炊烟。
       突然,眼前的蛇队蠕动起来,一位红领巾少年搀扶着一位白发人走进了客船。我随着人们步入船舱,身上的寒气立即烟消云散。环顾四周,旅客似乎已满,只是北窗前有些疏朗,便缓缓地踱过去,两位中年朋友望着我的目光,马上让出一个空座,我道了道了声谢谢,就慢慢坐下来。右边的朋友启齿道:“到哪儿去?”我随口道去界沟。他也点点头说:“咱们一路同行。”谈话之间,那位红领巾少年微笑着走过来,轻声慢语地说:“叔叔,是你的书吗?”我答道是,他说我可以读吗?我说请读。他随手抽出一本就一字一句地读起来。书声打破了沉静,船上呈现出热闹气氛。男同志聚在一块打扑克、下象棋、谈论国事,还有的吹起了悦耳的口琴声;女同志呢,有的拉家常、有的织毛衣、有的逗着孩子玩,就象在自己温暖的家中一样。蓦然一声:“旅客好,春来了!”随声望去,原来是船主养的鹦鹉和百灵鸟,鸟笼旁边还摆放着两盆花,一盆是的红梅,一盆是嫩黄的迎春,更增添了春天的气息。
       船外,风急雨紧;船内,人际融融,观棋者正为一步高棋拍手喝彩,赢牌者正为一张自摸高声叫好,口琴爱好者正在演奏一首革命歌曲,女教师正在给孩子讲战斗故事,猛然听到有人呻吟两声,热闹的场面顿时鸦雀无声,人们都东张西望,原来是前排的白发老人病了,一位解放军便大步流星走过去,亲切地问道:“老人家,怎么啦?”老人轻声答道:“身上直发冷。”挎医疗箱的医生急忙赶过来先摸摸头,望望舌苔,按按肪博,量量体温,然后说:“感冒,吃点药就好了。”说着拿出药品,举目看看无茶,恰好服务员送来一杯热水,稍候,老人服下药,即掏钱付款,医生挥手不要,老人执意要给,你给他推,推来让去,乐得众人笑唇如花,赞不绝口。聪慧的红领巾少年急速跑过来把棉大衣盖在病人身上;旁边的一位西装革履斜视一眼,便掂起皮包挪到远处去了,一位鸭舌帽朋友随即一声不响地坐下来,紧紧地贴着老人的身体。此时,船上的朋友们又慢慢邢台活跃起来。
       雨小了,风依旧。不知过了多少湾,也不知 走了多少年来路,我正倚栏东望,只觉得眼前河乍然开阔了,中间的流水似野马狂奔咆哮,两岸尽是黄橙橙的沙滩,呈波浪状逐层递升。上面零星点缀着几棵绿色的越冬野草,一位并肩的朋友告诉我,沙滩里含有赤橙黄绿青蓝紫诸多沙粒,黄者居多,其他甚少,阳光普照时,遥遥望去,诸色闪光,交相辉映,分外悦目,当人们走近它们时,却倏尔消失了,真是美妙绝伦。水流船行,风猛船速。往前走,猛见岸边乱石成堆成片,粗看杂乱无序,细观却美若图画。有的横竖结合组成石桌石凳,有的多层重叠构成石台石洞,有的排列成行,断断续续,弯弯曲曲,好似残存的古代城墙;有的一片散乱象山坡上的羊群,草地上野马,村边打野的肥猪。角度不同,观到的奇景亦不尽相同。我兴趣正浓,只见眼下的河面突然变窄了,两岸石壁高耸,悬崖吞水,惊涛拍石,浪花如雪;水边六块挺拔的立石,直刺云天,象千古石碑,似钢铁巨人;浅水处,卧石累累,忽隐忽现,明灭相间,似硕鱼缓游;河中流水湍急,巨浪层层,滔声轰鸣,漩涡不断,船行困难,只能摇摆前进。忽而水面平稳了,烟雾淡薄了,天空也明朗起来。望着滔滔东去的河水,我思绪一下子腾飞起来。我想,江河的那一头是海洋,海洋的那一边是蓝湛湛的天,天水一色,水天相连,我们是在一步步登天呵!
       正午时分,风歇雨住,船靠码头客到站。我沿石级而上,眼前展现出一片无限广阔的绿野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2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